网上订购 -- 正文

昔日黄海明珠獐子岛:养老金停发,年轻人外出谋生

原标题:昔日黄海明珠獐子岛:养老金停发,年轻人外出谋生

獐子岛镇由獐子岛本岛和外三岛(褡裢村、小耗村和大耗村)组成。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曾有“黄海明珠”的美誉。背靠岛上昔日唯一的集体企业,岛民们曾经成为改革开放后“先富起来”的那批人。在獐子岛的巅峰时代,这座岛上70%的人都在獐子岛公司工作。

自2014年“冷水团”事件以及后来扇贝接二连三“跑路”至今,这里失去它原有的平静已有6年时间。

“岛上居民很多都是依靠公司来生活的,最高峰的时候岛上70%的人都在獐子岛公司工作。而现在岛上年轻人越来越少了,很多都到外面打工了。”一位岛民告诉新京报记者,上市公司的效益越来越差,而岛民的生活补贴和股份分红均已停止。

与此同时,与上市公司獐子岛命运相连的獐子岛镇政府,也陷入了资金紧张的境地,其控股的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所持有的部分上市公司及客运公司股份已被冻结,当地老人今年一季度的退休金也无法按期发放。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獐子岛开始相继进行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等形式的社会主义经济改造,岛民用现金、船网等入股集体经济。

1956年,獐子岛本岛、大耗子村、小耗子村和褡裢村分别成立一个高级渔业生产合作社,《獐子岛镇志》记载,1956年,4个高级社拥有固定资产总值66.8万元。资金来源互助组、初级社转入的公共积累9.8万元,占14.7%;初级社、互助组社员船网和现金入股的股金46.2万元,占6.4%;应付银行贷款6.5万元,占9.7%。

当时,高级社可以从社员吸收公有化股份基金,159户船网户和884名社员累计缴纳公有化股金16.7万元。而这笔股金,也被许多獐子岛人看作是父辈创业的原始投资,一直积累至今天的上市公司獐子岛。

2001年4月,獐子岛公司完成股份制改革,并于2006年登陆A股市场上市交易,而当年的四个高级社也继续以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长海县獐子岛褡裢经济发展中心、长海县獐子岛小耗经济发展中心和长海县獐子岛大耗经济发展中心的形式对公司持股,提醒人们上世纪50年代那辈人的付出。

展开全文

注:獐子岛岛民石毅提供的本子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肖玮 摄

“公司改制后,断断续续有发过股钱和生活补贴,其中生活补贴的发放分三类人群,分别是六十岁以下的、六十岁到七十岁的和七十岁以上的,年纪越大,收到的钱会多一千元左右,以六十岁以下为例,在2012年至2017年间,每人每年发了1000元-3000元。”獐子岛岛民石毅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但近两年已经没有发放生活补贴了,而每年几百到两千元不等的股份分红也于2014年停止发放。

獐子岛公司与獐子岛镇政府的关系紧密,这不仅可见于历史渊源,而且可见于獐子岛上市后双方的一些关联。

大连獐子岛耕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12月19日,实缴资本1亿元,其在大连开发有国民院子等楼盘,早期由獐子岛公司控股。2010年12月,獐子岛公司退出,由獐子岛镇政府控股的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实施控股,法定代表人也由王欣红变更为时任獐子岛镇党委书记石敬信。

今年4月,源于股权质押爆雷,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所持有的5879.99万股獐子岛公司股份被冻结。其一共持有獐子岛21876.8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7643%,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计数为21875.99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9.9959%。

更早之前,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控股的大连长山群岛客运有限公司的大部分股份于今年1月遭到冻结。

注:截图自企查查

獐子岛公司业绩下滑对獐子岛镇财政的影响显而易见,据多位獐子岛老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除已经停发的生活补贴和股权分红外,一直发放的退休金,今年一季度也未能如期发放。

新京报记者 肖玮 李云琦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李世辉

记者联系邮箱:xiaowei@xjbnews.com

posted @ 20-06-26 05:45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无极平台登陆-无极登录注册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